服務指南
設為首頁中文|ENGLISH
你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棉花學校 > 棉花期貨
棉花行業的“潛伏” 一場倒賣與反倒賣的戰爭   
中國棉花網專稿,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2010-10-27    條評論

  

   1013,鄭州期貨交易所的棉花價格再次漲停,達到了23932/噸。這個價格與一個月前的報價相比,漲

幅達到了40%,與去年同期的棉花價格相比翻了一番。“瘋狂的棉花”不僅創造了國內10年間的最高紀錄,也突

破了國際棉價15年來的最高點。

 

    截至1015,在棉花總產量占到全國40%的新疆,棉花收購的最高價已經達到了12/公斤,接近去年的

兩倍。棉花價格的瘋長使新疆迎來了一場棉花市場的暴風驟雨,歷史上最混亂、最糾結的收獲季節開始了……

 

    一場“倒賣”與“反倒賣”的戰爭

 

    深夜兩點,在新疆農八師某生產建設兵團的團部里,路燈明亮、“行人”如織,所有的公路上“500

崗、2000一哨”,還有專人騎著摩托車巡邏,等在路口查車。團部外的高速公路上,相鄰兵團分配了各自的

負責路段,交警隊、公安局、兵團干部,能出動的全都出動了,所有來往車輛必須開箱接受搜查。

 

    如果不知情,還以為出了什么重大安全問題,其實,這只是一張“反倒賣棉花”的防護網。

 

    9月,棉花采摘剛剛開始,“棉花收購價將遠高于往年”的“爆炸性新聞”就已經傳開了,但是兵團的棉農

們在短暫的興奮之后就陷入了失落之中。

 

    因為按規定兵團的棉花種植在享受國家稅收和補貼等優惠政策的同時,也必須按照國家統一定價完成收

購,這也是棉農在兵團承包田地的前提條件。按照慣例,“統一定價”是低于市場價的,因此,市場價的走高

并不會給兵團的棉農們帶來“商機”。

 

    據種棉大戶王曉晨介紹,兵團領導曾在“秋收動員大會”上透露,今年的棉花收購價在8.5/公斤左右。

因為兵團的棉花收購結算統一在年底進行,所以現在公布的只是“暫定價”,但根據往年情況推算,“結算

價”一般與“暫定價”持平。

 

    王曉晨算了一筆賬,他今年共承包了500畝棉田,預估總產量最低是150噸,按照“統一定價”8.5/公斤

計算,他可以拿到120多萬元,但按照市場價12/公斤計算,他可以拿到180多萬元。“60萬的差價呀,足以讓

人不顧一切鋌而走險!”

 

大戶們在熱血沸騰,小戶們也難以平靜。在這一個多月里,很多陌生面孔出現在田間地頭,他們自稱“棉花經

紀人”,棉農們叫他們“倒爺”,兵團領導稱其為“投機倒把的不法分子”。他們把名片遞到了棉農們手里,

名片上寫著聯系方式、收購地點和收購價格。看著手里的幾張名片,價格已經高到令人臉紅心跳,棉農們怎么

可能還坐得住?

 

    于是,“倒賣”的念頭鉆進了很多人的心里。很多棉農家的庫房里都堆滿了采摘下來的棉花,棉農們在急

迫地尋找一切可以鉆的漏洞。“公路要搜查,我就走土路,白天管得嚴,我就晚上賣。賣掉一車,我就多賺幾

千塊錢啊!”棉農王鵬很興奮地說。

 

    幾百公里外臨時搭建的私人收購站里棉花堆成了山,車輛川流不息。為了加快流動速度,收購站用上了地

磅,連車帶棉花一塊兒稱重量,扣掉大概的車重,就可以卸貨算錢了。“全是現金結算,收購老板就坐在錢箱

子上等著收棉花。”王鵬說。

 

    在新疆,棉花種植分為“兵團種植”和“地方種植”兩種,兵團的棉花由國家統一收購,地方的棉花則允

許自由買賣。往年,由于棉花價格穩定,雖然國家收購價是低于市場價的,但差額并不算太大,因此,“兵團

收購”與地方上的“自由買賣”一般都是各自進行、互不干涉。

 

    但今年,在高差價的誘惑下,兵團棉農的“私自販賣”顯現出了罕見的燎原之勢,而“倒爺”們也在價格

持續上漲的“鼓勵”下,把收購站建在了鄰近兵團的地方,等待兵團棉農的運棉車能“沖出”關卡重重的檢驗

口,前來交易。

 

    而近在咫尺的兵團直屬國營棉花加工廠里卻是格外的冷清,這里是兵團指定的收購地點,所有兵團棉花都

應直接送到這里,經過統一加工打包,送往國庫。可是,往年的“長龍”不見了,有的只是零零星星的幾輛運

棉車,棉花垛也比往年矮了一大截。某棉花加工廠廠長說:“現在收購的數量不到我們去年的三分之一,我們

五個車間現在也只運作了兩個。”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近日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切實做好當前穩定棉花市場的工作。很多兵團

領導親自上陣布置“反倒賣”防護網。棉農們“倒賣”不成又不愿輕易放棄,就開始在家囤貨,等待“風聲”

過去再出手。

 

    11月,棉花采摘和收購工作就將陸續結束,棉花收購商們會放棄對兵團棉花的收購嗎?兵團棉農們會錯過

最后的“發財良機”嗎?這場“倒賣”與“反倒買”的戰爭勢必迎來“最后的廝殺”。

 

    囤棉的煩惱:缺大量的采棉工

 

    阿克蘇是新疆最大的產棉區,它的棉花產量占新疆的35%,占全國的10%。據業內人士估算,按照12/公斤

的市場收購價,以畝產量300公斤計算,阿克蘇的450萬畝棉田將產生162億元的產值,扣除每畝1500元的成本,

今年的“瘋狂棉花”大概能為阿克蘇地區貢獻94.5億元收益。

 

這個秋天,阿克蘇多了很多百萬富翁、千萬富翁,尤其是承包大型農場的“農場主”們更是“殺紅了眼、賣瘋

了心”。一些已經百萬元在手的農場主還在捶胸頓足地后悔:“眼看著價格一天一漲,真應該再賣得晚一

些!”

 

    多年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為了鼓勵農民開墾荒地,開出了免稅、低息貸款等諸多優惠條件,因此,

把幾千上萬畝荒地改造為良田成為最流行、也是利潤最豐厚的種田方式。以今年的棉價計算,只要承包面積在

300畝以上的,基本都可以拿到百萬元的年收入,更何況有不少擁有上萬畝良田的農場主呢?

 

    除了“拔尖兒”的農場主,小戶棉農們也大大地撈了一把。很多收購站都直接把運送車派到了棉田里以爭

奪資源,只要采摘下來就可以當即過秤付錢。棉農們面對著供不應求的喜人場景,也可以叉著腰盡情地抬抬

價,或者干脆狠心把棉花都囤在家里,再耐心等待走高的棉價。阿克蘇棉農馬一楠說:“在阿克蘇,幾乎家家

都在囤棉,只是數量多少各有不同。”囤棉需要有倉庫,手上還要有資金能周轉,不著急要錢才行。

 

    棉價的瘋狂攀高也給棉農們帶來了麻煩,本來就短缺的采棉工立刻借此契機高抬人工費,想抓住機會分一

杯羹。與往年相比,采棉工的工資已經翻了一番,達到了2/公斤,一個采棉熟手一天就可以掙兩三百塊錢,

但即使是這樣,也很難招到人。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副秘書長王紹寧告訴《中國經濟周刊》,采棉工短缺主要是因為去年新疆棉花減

產,導致采棉工普遍收入較低,影響了今年的積極性。另外,一些勞務輸出大省都更傾向于本地解決用工,因

此,新疆今年出現了罕見的“用工荒”。例如,今年農六師共種植了65萬畝棉花,需要采棉工4.3萬人,目前缺

口達到1.6萬人。新疆的博州、奎屯、烏蘇等地也不同程度的面臨采棉工緊缺的問題,因種種原因,采棉工缺口

無法統計。目前,新疆正與甘肅、陜西等地協商,迅速調集采棉工,做好秋收工作。

 

    還在囤貨的棉農們就犯了難,因為棉花采摘和收購幾乎是同時進行的,在兩個月左右的時間里,棉花要采

摘三到五批,每10天左右采摘一次。現在由于囤貨,采摘下來的第一批棉花還囤在家里,并沒有兌換成現金,

而第二批棉花采摘人工成本突增,需要“大出血”,現金流轉就成了問題。加上吐絮的棉花等不得,只要下場

小雨,棉花就會泡爛在地里,到時候可就一分錢都不值了。所以,棉農們不得不盡快清理庫存,拿到現金,以

應對后續的大筆用工支出。

 

    棉農馬一楠說:“本來想借這個好機會好好賺點錢的,可現在光雇不到采棉工就愁死人了,眼睜睜的看著

棉花都要爛在地里,硬是收不回來,太讓人著急了。”

 

    收購者大多是“生臉兒”:80%是溫州人

 

    近年來,由于棉價一直不高,農民的種棉積極性沒有調動起來,造成了我國棉花種植面積逐年縮減,棉花

產量大幅度下降的情況。據統計,2009年,我國就存在著500萬噸的棉花缺口。而今年,由于氣溫偏低,加上全

國棉花主產區大多遭遇了冰雪災害,如:新疆、山東、安徽等地,產量下降已成定局。再加上國際棉價持續走

高、屢破峰頂的強勢助威,新疆棉花瘋狂漲價也就不足為奇了。

 

瘋狂的棉花吸引了大批游資入疆。

 

    據媒體報道,來自新疆浙江商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在疆的浙江商人有25萬人,隨著新疆棉花價格的一路走

高,今年至少有100億元浙江民資撤離山西煤礦和房地產市場,轉戰于新疆棉花市場。

 

    雖然新疆浙江商會的負責人曾出面澄清:并未公布過此數據,但有業內人士稱,100億元的投資數額只少不

多。

 

    采訪中,所有的棉農都表示:在新疆做棉花生意的,80%是溫州人。有的只做流通環節,賺取進出貨的差

價,有的還在當地開辦私營棉花加工廠,為內地企業供應簡單加工后的紡織用棉。

 

    但與往年不同,今年,棉農們熟悉的浙江“老買家”不見了。棉農馬一楠說,往年一到這個時候,就有幾

十個“老買家”來到阿克蘇收購棉花,他們大多和棉農們都很熟悉,打了很多年的交道,但今年就見到了一兩

個熟人,更多的是“生臉兒”。

 

    與老買家相比,這些“生臉兒”顯得更為生猛。他們不僅出現在棉花主產區的田間地頭,還經常出現在通

往棉花加工廠的公路上,他們“沿路叫價”或者直接攔車加價搶收。干脆利落的叫價、一分一毛的討價還價、

當場付現金的交易手法、大的驚人的要貨量,成為今年棉花收購者最大的特點。

 

    與“生臉兒”相比,“老買家”在今年“瘋狂的棉價”面前,顯得比較理性。一位“老買家”告訴筆者,

現在的收購價非常不正常,遠遠高于往年的平穩價,自己擔心大量的收購會等來價格驟降的噩耗,到時候,高

價收購的棉花就會砸在手里,他想再等等看。“棉價應該會下跌的,等到跌至10/公斤,我就大量買進。”

 

    “我們做棉花收購很多年了,都是正常買賣,那些‘生臉兒’都是到這兒來‘炒作’的,市場價格就是被

他們抬起來的,搞得我們都做不成生意了。”這位“老買家”說。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副秘書長王紹寧認為,新疆棉價的不正常暴漲與一些游資的惡意炒作、哄抬物價、

囤貨居奇關系緊密。他再三強調必須要嚴厲打擊非法經營,切實維護棉花市場秩序。同時要嚴格信貸審核,禁

止各商業銀行向從事棉花收購的個體和私人發放貸款。

 

加工企業不堪“天價”棉:大多限產休業

 

    收購棉花的或許還沉得住氣,加工棉花的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如此“瘋狂”的棉花收購價讓很多棉花加工企業騎虎難下。新疆阿克蘇天山棉業總經理方紅巖說,現在每

噸棉花的收購成本已超過25000元,而加工交貨價每噸24000元。棉花加工價格也在上漲,可是明顯跟不上收購

價的漲速,而且很多加工訂單是去年簽定的,價格也是按照去年的水平定的,“看來注定要做虧本買賣了。”

 

    新疆西部銀力棉業(集團)副總經理洪平告訴《中國經濟周刊》,棉花收購價居高不下,棉花加工企業也不

敢大量進貨,要不然成本太高,即使加工出來皮棉,也沒有棉紡企業敢接盤。而且,棉花收購價的“虛胖”導

致了“有價無市”,根本沒有多少加工企業愿意購買“天價”棉花。

 

    在新疆很多的棉花加工廠里都可以看到機器停工、工人休業的景象。阿克蘇一家棉花加工廠,工人們已經

休息了12天,最近剛剛恢復工作,這家設計加工能力為6000噸的棉花加工廠現在的日處理量還不足2000噸,但

因每年都與合作的棉紡廠簽有供銷協議,他們又不得不高價收購籽棉,“風險已經由棉販子轉移到了我們這個

環節。”工廠老板說:“我現在是賠著錢在做生意。”

 

    由于很多棉花加工企業都早已簽訂了供應訂單,因此,不得不貸款收購“高價棉”。據一些棉花加工企業

反映,往年3000萬元資金,一次可以收購近2800噸棉花,而今年同年的資金只能收到1400多噸。資金緊缺幾乎

困擾著每一個新疆棉花加工企業。

 

    阿克蘇地區溫州商會常務副會長陳時文說,眼下,當地企業的收購主要靠自有資金和客戶的訂金,一旦棉

花收購進入高峰期,企業將面臨更大的資金壓力。

 

    當地金融部門也為此憂慮不已。由于近期國內棉價波動頻繁,農業銀行等國有商業銀行或退出棉花收購領

域,或緊縮信貸資金的規模,目前支持棉花企業收購的金融單位只剩下農業發展銀行和農村信用社。而受到資

金規模的制約,企業能從農村信用社貸出的資金偏少,難以滿足實際收購的需求;因此,農發行成為了唯一的

“救命稻草”。

 

    但據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新疆分行客戶二處處長丁新貴告訴《中國經濟周刊》,由于棉花加工企業普遍規模

較小,固定資產都不超過2000萬元,但往往要貸出上億元收購資金才能滿足運營,在今年棉價高得離譜的情形

下,農發行發放貸款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安全隱患。

 

    采訪中筆者了解到,有很多“浙商”干脆放棄了今年的加工買賣,改做收購,“辛辛苦苦干活還不如倒買

倒賣賺錢,我們還不如做原產料市場呢!”。

 

    

歡迎瀏覽中國棉花網!請發表您的觀點,謝謝!
1,234
最新熱評
驗證碼
驗證碼
相關新聞更多>>
中國棉花網 版權所有 京ICP證040743號
Copyright © 1999-2015 cncotto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鄭重聲明:中國棉花網及子網所載文章、數據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核實,風險自負。
1,234
对决沙龙走势图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 国盛配资 何谓私募资产配置基金 516棋牌猪猪游戏平台 青海快3走势 好运快3开奖记录 网上兼职赚钱方式 大庆52麻将官网 老11选5规则老11选5? 恒信宝 北京11选五任三预测 福彩开奖号码走势图 贵阳捉鸡麻将 河北十一选五专家荐 天津11选5开奖走 湖南常来麻将棋牌下载